龙江交通 镌刻加速度的时代坐标
时间: 2018-07-30 07:45:30 来源: 黑龙江日报

2003年,受当时技术工艺限制,哈大高速的路面已经出现斑驳裂缝。姜久明摄


俯瞰依兰至七台河高速公路。姜久明摄

  七月,龙江大地迎来了美丽的盛夏时节,一条条或笔直或蜿蜒的公路镶嵌在黑土地上,成为绿水青山间靓丽的风景线。

  在黑龙江省公路勘察设计院,院长陈柯正带领科研人员用最新的BIM技术替代曾经枯燥的图纸、量尺实现设计的技术升级,带上VR眼镜就可以身临其境地走在设计好的公路上。

  设计之变只是龙江交通跨越发展的一个注脚。40年来,我省不断完善三大路网体系,技术工艺紧跟前沿步伐,龙江公路实现了从线到网、从慢到快、从人海战术到全机械化的飞跃。公路的嬗变提升着人们出行的幸福指数,前进的车轮迸发出时代的进步强音。

  高速公路从无到有

  打造3小时经济圈

  上世纪80年代,我省只有国道和省道。由于汽车级别不高,跑不出速度,经常可以看到各种马车、牛车、非机动车和少数机动车混行的场面。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国家根据对公路的投入和交通运输量进行了重新细分,从单一的国省道增加到国家级高速公路、省级高速公路、普通国道、普通省道四种类型。

  田林,省交通运输厅综合规划处处长。作为曾在建设一线工作的交通人,他对交通的发展历程记忆犹新。“在我省的交通史中,不能不提的是哈尔滨松花江公路大桥。”田林说,为了畅顺哈尔滨江南江北之间的出行,1983至1986年间,省交通运输厅举全厅之力,建设了松花江公路大桥。这是建国以来我省新建的第一座跨越松花江特大型公路桥。大桥建好后,独特的剪刀造型让人们眼前一亮,也成为了哈尔滨最重要的地标,并获得了全国鲁班奖。“无论是技术难度、工程规模、管理团队,在当时都是全国先进水平。”田林说。

  经过这次建设,我省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并开始逐步向高等级公路发力。

  56岁的省公路勘察设计院副院长刘国峰,参与设计了我省的第一条高速公路。他告诉记者,90年代初,为提高公路运输效率,我省开始启动高速公路建设。1992年,开工建设了哈尔滨至阿城全封闭、全立交四车道的一级汽车专用公路,它具备了高速公路主要功能,成为省内高速公路的雏形。

  1997年,随着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哈尔滨至大庆二级汽车专用公路扩建成高速公路项目正式启动,这也是我省境内的第一条高速公路。“为了做好设计,我们吃住在野外,条件特别艰苦,技术手段和现在没法比,全靠人工拿着皮尺、花杆,每50米测量一次,但大家一想到这是我省的第一条高速公路,干劲儿特别足!”刘国峰对记者说。

  虽然已经过去几十年,但肇东市安民乡大榆村70岁的姜喜德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条高速公路建成时的场面。“村里的人都去路边看热闹了,就想看看高速公路是什么样,确实又宽又平,车开得也快。”姜喜德笑着说。

  除了宽阔平坦,哈大高速更大的意义是提高了运输效率、带动了经济发展。刘国峰说,哈尔滨到大庆只有100多公里,过去早上从哈尔滨出发,中午要在昌五镇吃顿饭,下午两三点才能到大庆,哈大高速通车后,只要1个多小时就可以抵达。与此同时,周边的节点城市,像安达、肇东等地,都开始调整城市布局,将经济开发区向高速公路方向靠拢。

  自此,我省高速公路建设正式起步。

  田林告诉记者,哈大高速建成后,我省相继开工建设了哈尔滨至拉林河、哈尔滨至绥化、哈尔滨至佳木斯、哈尔滨至牡丹江等一批高速公路。到2007年底,全省高速公路里程达到1044公里,全省13个市(地)中哈尔滨、大庆、绥化、佳木斯、鹤岗、牡丹江6个市通高速公路。

  2008年,省委省政府着眼于全省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做出了公路建设“三年决战”的重大战略部署,决定用3年多时间,建设高速公路3042公里,全省高速公路建设进入跨越式发展阶段。2011年底,累计完成投资1100亿元,相当于建国以来省内公路建设投资的总和。全省高速公路总里程达到4300公里,高速公路主骨架基本形成。到2017年底,我省高速公路4512公里,覆盖除加格达奇外的12个市(地)和36个县(市),形成与吉林、内蒙古等临省的6条省级高速公里通道,连通了绥芬河、同江、抚远、黑河等国家一类口岸,连接了五大连池、亚布力、镜泊湖、兴凯湖等重点景区,形成以哈尔滨为中心,覆盖除加格达奇、黑河以外市(地)的3小时经济圈。

  国省干线联网成片

  为“一带一路”再添精彩之笔

  6月14日,“工匠杯”全省普通干线公路养护技能大赛在尚志市举行,养路工人们以工匠精神迎接我省第25届养路工人节。比赛现场,看着四通八达的国省干线,省公路局养护处处长季井满感慨良多。

  回首我省交通发展历程,国省干线注定是当之无愧的主角之一。40年前,我省有国省干线6700多公里,道路等级多是三级路、四级路,甚至是等外路。

  “春天翻浆,夏天水毁,冬天雪阻。那时候国省干线以砂石路居多,还有部分渣油路,夏天太阳照在路上,渣油容易晒化,人走上去直粘脚,汽车行驶到60迈就要飞了。”提到过去,季井满记忆尤深。

  1995年,“网化工程建设”正式启动。从1995年到2005年的10年间,大规模的路网改造、等级提高,让龙江国省干线得到了跨越发展。2008年,随着全省公路建设“三年决战”启动,国省干线建设再获突破。到2011年底,国省干线路面铺装率达到89%。

  “现在我省的国省干线已经达到27900多公里。道路的等级也以一级、二级、三级为主,从哈尔滨出发到任何地市级城市都可以当天到达。养护能力的提高,大型设备的使用,天气不好就放杆禁行的现象一去不复返了。”季井满笑着说。

  与此同时,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省交通运输厅也加大了服务“一带一路”国省干线的建设。

  曾经建设过饶河口岸公路的省公路局总工程师王牧告诉记者,2003年,他和建设队伍来到饶河时,对俄口岸只有一条汽车压出的路。虽然道路不长,但由于都是沼泽地,山多取土难,工程进行了三年。“以前车经常陷进土里,我们建完后,笔直崭新的公路直接连到口岸边检大厅,俄罗斯车辆明显增加了。”王牧说。

  在建设口岸公路的同时,跨境通道正助力龙江稳步迈向对俄发展前沿。

  2016年12月24日,历经28年筹建的中俄首座跨黑龙江公路桥——黑河至布拉戈维申斯克黑龙江大桥正式开工。大桥建设项目在黑河市长发屯跨越黑龙江,终点位于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市布哈公路,路线全长19.9公里,是我国北方高纬度寒冷地区第一座斜拉桥。大桥建设确定了中俄双方成立合资公司、由省州政府与合资公司签订特许合同的新模式,由合资公司负责大桥的统一设计、同步建设、共同运营。截至今年6月末,中俄双方境内工程进展顺利,中方境内工程累计完成投资3.2亿元,俄方境内工程累计完成投资8.3亿元。大桥整体累计完成投资11.5亿元,占大桥总投资的47%。大桥预计2019年10月交工通车。黑龙江大桥项目总经理黄云涌告诉记者,黑龙江大桥建成后,将形成新的国际公路大通道。同时,中俄双方还将建立临桥、临港经济区,通过大桥国际共管段形成跨境经济合作区,加快形成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东宁、洛古河两座界河桥也在积极推进中,建立了中俄定期会晤工作机制,成立了双方联合工作组,形成了建桥协定草案,以及建桥模式、融资方式等关键内容。

  农村公路村村通

  助力农村经济“加速器”

  1991年,时任巴彦县天增镇副镇长的王广瑞要到天增镇庆盛村去了解农业生产情况。由于刚刚下过雨,泥泞的田间道让王广瑞的自行车胎沾满了泥巴,无奈之下,王广瑞只能推着车子走着去,20公里的乡间路,他走了7个多小时。

  上世纪90年代,我省农村公路建设在全国一直处于落后地位,多数农村公路技术等级低、路面状况差,通达、通畅水平低。到2003年底,全省农村公路总里程3.3万公里,其中,等级公路2.97万公里,沥青水泥路4492公里,路面硬化率只有13.6%。

  为尽快改变落后状况,从2003年开始,我省克服底子薄、基础差、里程长等不利条件,抢抓国家加快发展农村公路的历史机遇,采取有力措施,农村公路建设取得了较大发展。

  经过10多年的集中建设,全省农村公路路网规模持续扩大,通达深度、覆盖广度稳步提高,路网结构进一步优化,服务“三农”成效进一步突出,农村公路成为全省三大路网的重要组成和基础支撑,成为全省新农村建设的突出亮点。

  如今已是省公路局计划处副处长的王广瑞还是会想起当年走着下乡的往事,但更多的是感叹农村公路的变化之大之快。

  据介绍,到2017年底,我省农村公路总里程达到11.9万公里,较2003年新增8.6万公里,增长2.6倍。全省等级农村公路达到10.3万公里,比2003年增加7万公里;沥青水泥路8.52万公里,比2003年增加8.1万公里,路面硬化率由2003年的13.6%提高到71.4%。全省931个乡镇和9121个建制村全部实现通畅,提前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建制村通畅目标,跨入全国先进行列。

  公路通,百业兴。王广瑞说,农村公路的建设促进了农村经济发展。没有公路,农产品就无法进入市场。路好了,农产品也卖上了好价钱。农村公路通达程度的不断提高,增强了城市对农村的辐射带动作用,拉近了农村与市场中心的距离,农业成本特别是运输成本降低,提高了农业综合效益。

  凭借着不断升级的设计水平,省公路勘察设计院已经获得了安徽、广西、新疆、内蒙古等外省的设计订单;节假日里,王广瑞也会开车到农村去看看,整洁的硬化路面、不时驶过的汽车,让他惊叹而兴奋;田林他们早已开始规划未来我省的路网结构,“两环、八射、六横、六纵”的省域高速公路网将助力龙江实现高质量发展。因改革开放而兴,因改革开放而强,40年来,龙江交通实现着跨越发展,并不断为我省经济注入源源活力,而下一个10年又会是怎样呢,他们已经开始期待!(作者:陈晓光 狄婕)

(责任编辑: 郑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