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江丝路带”经济转型发展的新希望
时间: 2015-10-28 09:01:04 来源: 黑龙江日报

  2015年4月,省委、省政府出台了“‘中蒙俄经济走廊’黑龙江陆海丝绸之路经济带规划”,这也是继2013年8月中央出台《黑龙江和内蒙古东北部地区沿边开发开放规划》,2013年12月我省推出组合了五大国家战略的“五大规划”,2014年8月国务院推出《关于近期支持东北振兴若干重大政策举措意见》后,针对我省的又一次政策倾斜,红利释放。所不同的是,这次被纳入国家战略视野的规划实现了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对接,使人们对我省深化沿边全面开放、承担国际贸易大通道重任、构筑外向型产业体系、助推经济转型发展生出更多遐想,燃起更多希望。

  “龙江丝路带”让对俄合作的璀璨明珠插上新翅膀

  在中国陆路沿边九个省份中,论对俄贸易、投资、回运资源和境外园区建设,我省的优势让其名声在外。因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不断深化,东北亚次区域合作在曲折中前行而生、而兴、而荣的黑龙江沿边开放印证了中国沿边开放的所有的浓墨重彩,浓缩了国家安边、稳边、固边、兴边、富边进程中的所有的当仁不让,也承载了通过对俄等沿边合作提升国家战略资源保障水平的更多使命。贸易占国家对俄贸易四分之一、投资占三分之一、对俄境外园区建设占90%、对俄进出境人数占50%……一系列指标让龙江不负众望,扛起中国对俄合作的领军大旗。

  “龙江丝路带”在严峻挑战面前树立信心的压舱石

  在上述国家和省级战略叠加的重大机遇凸显的同时,由于世界经济复苏乏力,东北亚等周边局势日趋复杂、俄罗斯经济遭遇暂时困难,使来自我省外部的发展环境日益严峻,加上多年计划经济后遗症的顽疾、体制机制与产业发展冲突、资源税率偏低和历史欠账较多等问题综合发酵,能源工业的全线颓势,资源型依赖路径的一路红灯,我省的沿边优势和取得的巨大成效与总体经济阵痛抑或结构性矛盾之间呈现了不应有的尴尬。“一带一路”与“龙江丝路带”联袂保驾护航,无疑为我省扭转困境注入新动力。如果说《黑龙江和内蒙古东北部地区沿边开发开放规划》与“五大规划”为我省科学发展提供了难得的历史和现实机遇,是近年最集中的政策利好的话,“龙江丝路带”则是谋求以外生发展动力刺破内生发展瓶颈,以扩大开放构筑外向型产业体系,在严峻挑战中寻觅到的又一重大发展契机,是沿边开发开放上升为中央顶层设计和国家战略的风向标,是暂时困难面前树立信心的压舱石。

  “龙江丝路带”引领优势和潜力释放的定盘星

  “龙江丝路带”出台伊始,就受到周边国家及中外媒体的普遍关注,不仅因其支撑国家对俄及东北亚合作的平台效应,还体现在连接亚欧北美的“西进东拉”的战略设计上,使我省的陆海联运大通道具有承载面向俄蒙及中亚的“陆”及面向日韩及亚太的“海”的功能,融合了“陆路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元素的复合概念,使“龙江丝路带”堪称是“一带一路”合二为一的现实版。与此同时,“龙江丝路带”更是放大我省优势和释放发展潜力的定盘星。从区位优势看,我省位于东北亚腹地,与俄罗斯接壤,边境线长达2891公里,沿边地带分布着25个国家一类口岸,其中黑河、绥芬河、东宁和同江堪称“黄金口岸”,是中国对俄开放的最前沿和面向东北亚合作的桥头堡和枢纽站;从交通区位看,我省拥有“陆海联运”、“江海联运”和“绥满大通道”等多条连接俄罗斯、东北亚及横跨欧亚的黄金通道。“龙江丝路带”实现了陆地“借港入海”,复合“一带一路”优势的跨境物流大通道将成为连接中亚与东北亚的国际贸易大通道;从经济区位看,我省处于毗邻俄远东开发圈、东北亚经济圈、环渤海黄海经济圈及延伸至亚太经济圈的半径中心,对内连接京津冀,辐射长三角和珠三角,将成为本世纪中国与东北亚经贸深度对接的地缘窗口和经济重心;从文化区位看,我省汇集了中原文化、金源文化和关东文化,加上俄犹文化等欧陆文化,被称为本土文化与异文化水乳交融的“大观园”。在新一轮的对俄合作和创新转型发展周期中,“龙江丝路带”必将放大比较优势,迎来对俄及东北亚合作的潜力释放期。

  “龙江丝路带”助推我省转型发展的新希望

  破解发展中的顽疾既需要黑龙江人精神上的自我救赎,也需要国家战略的支撑和国人的理解与支持。以“龙江丝路带”为依托,在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迈向新阶段的氛围下,两国政府打造中俄博览会良苦用心,中俄面向远东地区的全方位合作机制的夯实等,都为我省面向俄远东地区和东北亚合作带来了新机遇。现在用好用活国家政策和制度红利,以沿边开放为中心扭转形象、加快发展的路径设计得到全国上下的支持与理解。“龙江丝路带”再次让我省感受到来自国家的关切和政策倾斜的输血之必要。北大荒等绿色食品成为面向东北亚的“菜篮子”和“米袋子”;哈电站集团和哈电机厂实现了对俄及东北亚的机电出口;“哈洽会”变身“中俄博览会”为中俄两大国合作“做媒”,影响力和含金量双双跨入“金字招牌”时代;2014年2月26日,中俄界河黑龙江上的首座铁路大桥——同江大桥正式开工建设;中国建国以来唯一拥有与发行主权货币同等功能的绥芬河卢布流通试点;东宁县的华信中俄现代农业产业合作区因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等国家领导人考察成为中国对俄农业合作第一区……凡此种种,助推“龙江制造”向“龙江智造”转变,“老字号”、“原字号”、“新字号”和“民字号”的对俄合作可谓千帆竞过百舸争流,我省优势再次被对俄地缘、历史、政策、经贸、人文等新常态洗礼,在中国2.2万公里陆路沿边线上的地缘区位、资源禀赋和周边交往上的突出优势和特殊历史面临被再次激活的重大契机,也燃起助推龙江转型发展的新希望。(作者:笪志刚)

(责任编辑: 郑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