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昊省长谈对俄经贸合作
时间: 2014-07-04 17:48:30 来源: 《俄罗斯与中国·黑龙江 经贸合作概览》

  谈话摘要之一

  加强区域合作的重要的背景。第一个背景是中俄两国全面提升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几天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了今年(2013)年度内的第5次会晤。习近平主席讲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多次见面,充分说明中俄两国关系高水平和特殊性。第二个背景是俄罗斯联邦对远东地区开发开放所表现出的坚定决心。普京总统对俄罗斯远东开发连续出台硬措施2013年4月份,俄联邦公布了远东和外贝加尔地区的国家发展计划,总投资超过3 000亿美金。前不久又调整俄罗斯远东地区总统特别代表,现在由一位副总理亲自兼任特别代表和远东开发部部长,俄罗斯有两三位州长本来今天要来参加这个会议,也是因为普京总统这一两天的一个特别工作需要不能来。第三个背景是中国国务院在2013年7月正式将中国内蒙古东部地区和黑龙江沿边开发开放正式上升并确定为国家战略。我以为,这三点背景,值得高度重视。对中国和俄罗斯基于官方考虑、民间智慧和社会发展需要而形成的国家战略,我们双方地方政府和企业界应该开阔视野、抢抓机遇,推动工作落实。

  谈话摘要之二

  区域合作可以形成新的竞争力。当前,解决区域经济发展问题,中央政府可以主要依靠宏观经济政策,特别是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从总需求角度,更多地对经济发展起促进和带动作用。当然,各国政府也采取了很多别的重要手段。像中国政府转变政府职能、促进养老产业、信息服务业、设立上海自贸区等发展措施,地方政府却没有这样的政策机制,但我们可以从总供给角度,从增加供给能力和供给质量的角度来解决区域发展问题。我反复考虑,俄罗斯远东地区与中国东北地区,当然首先是黑龙江省,存在着一种通过要素重组增加总供给能力的发展路径。俄罗斯远东地区资源非常丰富,但自身市场回旋余地不够,不要说把它全部加工成完整的工业链条产品,就是只作简单加工,远东地区自身市场也不足以消化这些资源。目前,中国经济发展又遇到了资源瓶颈的新挑战,因为我们整体的加工能力比较大。如果俄罗斯远东和中国东北地区进行资源、资本、技术、人才和市场的必要重新组合,打破边境线的、行政的障碍,以此为基础,可以生成新的、重要的产品竞争力,也可以形成新的增量优势,就能够产生新的性价比优势,提高竞争力。以煤炭为例,黑龙江发展煤化工产业,已经遇到了煤炭供应紧张需要平衡的问题,现在每年要净调入2 000万吨。普京总统今年(2013)在圣彼得堡大会上讲修建同江大桥,可以每年至少向中国提供500万吨的货物供应。从目前看,如果建起了这条铁路桥,那就不止500万吨了。我们目前从俄罗斯境内调入的煤炭,库兹巴斯煤矿一家就300万吨,那是质量非常好的煤炭。我以为,这样的要素重组在我们之间恰恰是有合作空间的。你们(远东地区)有能源,我们有加工能力,有市场需求量。如果我们合作好,当然,我说的合作不是简单地把资源拿到中国开发,而是在双方多设合作企业,对资源进行必要的深度开发,但又不是全部工业链条的完整性开发。我们并不需要把所有的资源都做到工业的最终产品上,都做成汽车、家电、手机,只做到工业链条的某个环节,就可能形成有性价比竞争优势的基础工业产品或者是上游工业产品,我以为这里面有很好的商业机会。

  与此同时,我还想补充一个观点,现在我们的贸易以边贸为主,规模还不够,深度也不够,我记得经济学家保罗·克鲁德曼讲过一个很重要的观点,他突破了传统的国际贸易的比较优势理论,强调新的国际贸易不仅来自于劳动力成本等比较优势,更来自于规模效益。我觉得这个观点是很有价值的,对我们思考中国经济发展很适用、很有帮助。因为中国现在加工工业规模大,我们有200多种的工业产品产量位居世界前列,它就可能形成由规模效益带来的低成本和竞争力。如果我们东北地区能够和俄罗斯远东地区进行更大规模的生产合作,就会由此形成新的区域竞争力。黑龙江目前占全国对俄贸易的四分之一,对俄总投资三分之一,而且黑龙江的企业家通过这么多年的边贸积累在俄罗斯有很好的人脉,做过生意的朋友都知道,做生意首先要靠人,要有人的线索。我们龙江的企业家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在俄罗斯经商办厂,这些活动实际上奠定了我们对俄进一步交流最重要的人脉基础。中国参与俄罗斯远东地区发展,一定会给东北亚重新繁荣带来重要的机遇,也会为黑龙江的发展创造新的契机。

  谈话摘要之三

  黑龙江和俄罗斯远东地区存在从供给角度推动经济发展的机会,也就是让两个地区的要素在更大范围内重新组合。黑龙江省和远东两个地区要高举联合开发、深度开发、合作开发资源的旗帜,联合是指我们两家联合,深度是指搞工业产业链,合作是与不同类别的企业合作,以此来促进黑龙江和俄远东的共同发展。按照这个考虑,我们不仅仅要集中黑龙江和远东的企业,而且还要从两国国内调动力量,关注和投资这一地区,真正形成一批互利互惠的合作共同体。

  我们要探讨一种有效的重新组合方式,使生产成本能有比较优势,产品有竞争优势。区域发展需要发挥资源的比较优势,需要合理设计开发资源的商业模式和工业产业链。

  谈话摘要之四

  我们要把从过去单纯的对俄经贸合作努力向全方位合作转变,进而来带动高层次的经贸合作。无论是俄罗斯的边境地区还是我们黑龙江省市场回旋余地都是不够的,只做边贸合作很难持久促进两国贸易发展。只靠黑龙江省和远东地区的企业之间互办合资企业也是不够的,需要吸引更多的力量在这个地区互办合资企业。同时只与黑龙江省或远东地区现有的企业合作是不行的,要调动俄罗斯大企业在远东和俄罗斯境内开展合作。

  我们现在有机会在远东和中国东北进行要素重组,促进区域经济繁荣,需要研究好俄罗斯远东和中国东北共同发展的具体路径。我以为在远东应该有有特点的工业产业。第一,应该充分借助远东地区的优势,要靠莫斯科、圣彼得堡给予推动,同时兼顾跟黑龙江省、中国东北地区,乃至日本、韩国形成的资本、技术、劳动力、市场和远东的资源进行合理重组,来形成新的竞争力。第二,黑龙江省和俄远东地区过去的合作仅仅在边贸层面是不够的,还需要借助俄罗斯主流力量,包括莫斯科大公司及中国大企业的力量,进行联合投资。

  谈话摘要之五

  发展新阶段的两国关系需要我们加强与俄罗斯的全方位合作,其中文化是重要内容也是氛围。哈尔滨与俄罗斯独特的文化联系使其所具备的对俄文化合作的条件超过中国任何一座城市,哈尔滨不仅留下了很多俄罗斯风格建筑,还留下一大批俄罗斯重要的文化遗产(格拉祖诺夫高级音乐教育学校、犹太人教堂、中国第一家电影院等)。这些重要的历史文化元素是推动两国文化合作时不能忽略的最宝贵的历史遗产。

  (上述“特载”内容,摘选自黑龙江省人民政府陆昊省长在2013中国黑龙江—俄罗斯远东区域合作暨大型企业项目洽谈会上所作的主旨演讲和2014年4月初在莫斯科访问期间与俄罗斯部长们的谈话纪要)

(责任编辑: 所双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