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农村金融服务体系助力乡村振兴的建议
时间: 2018-04-25 11:01:16 来源: 省科顾委办公室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和抓好“三农问题”是农村工作的重中之重。随着乡村振兴的实施和推进,农村、农业、农民对金融服务的需求将不断增加,但由于我省农村金融服务体系不完善,导致农村资金供需矛盾突出,难以真正满足农村经济的发展需要。加强金融创新和改革,推进服务乡村振兴战略,重塑我省农村金融服务体系,构建新型服务模式,已成当务之急。

  一、当前我省农村金融服务体系存在的问题

  (一)农村地区金融网点覆盖率低。随着商业银行推行市场化改革,收缩县域营业网点,上收贷款审批权限,致使部分农村地区出现了金融服务空白,县域经济获得的金融服务力度严重不足。

  (二)农村金融机构发挥职能作用亟待加强。农村信用社是农村金融机构的主力军,多年来由于自身改革未有大的突破,法人治理结构不完善,自我发展、自我约束机制没有形成,抵御风险能力较差,致使农信社金融服务能力和服务水平长期低下。农业发展银行作为唯一的农业政策性金融机构,长期以来其业务主要是承担国有粮棉油流通环节的信贷业务,业务范围狭窄,功能单一,信贷支农的作用明显弱化。邮政储蓄银行成立时间尚短,在经验、人才、经营能力等方面的欠缺,使其支农能力大打折扣。

  (三)非正规金融市场活跃但缺乏规范。由于农村体制内金融服务严重不足,造成体制外的民间金融包括高利贷行为等非正规金融呈快速发展之势。民间资本的自由无序流动,扰乱了正常的金融秩序,并容易产生欺诈、违约、社会暴力等违法行为和民事纠纷,增加了农民债务负担和农村金融体系的风险,不利于农村金融的健康发展。

  (四)农村保险覆盖面窄,农业保险发展严重滞后。当前农业保险的规模与农村经济对农业保险的需求不相适应,还未建立起由政府主导、各种金融机构参与的农业保险体系。农业保险赔付率过高,致使各大保险机构不断压缩农险的份额和品种,农业保险呈现险种逐渐减少、机构萎缩、承保深度不断降低的局面。

  (五)农村信用环境较差,农民贷款难与金融机构放贷难并存。在大部分农村地区,农民的信用观念比较淡薄,涉及信用方面的法律相对缺失,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得不到应有的保障。个别地区的基层政府及有关部门甚至对金融机构进行行政干预,给农村金融机构造成了较大的经济损失。虽然农户们对资金的要求不断增加,但由于缺乏相应的风险补偿机制,信用度又相对偏低,使得农村金融机构普遍慎贷、惜贷,有些地区甚至拒绝贷款。

  二、重塑我省农村金融服务体系的建议

  (一)健全农村金融组织体系,增加农村金融供给。培育多元化农村金融主体,建立多层次、广覆盖、有序竞争的农村金融体系。农业银行应定位于主要服务于农业和农村的商业银行,巩固和稳定在县域的分支机构,赋予县域支行更大的经营自主权。要在农村县域范围内合理布点,通过改善经营,增加业务种类来增加收益,提高规模经济效益;农业发展银行业务工作重点应由原来农产品收购伸延到农副产品加工、农业综合开发、农业科技推广与应用、农村扶贫开发等方面。用中长期信贷扶持农业基础设施,扶持建设优质粮食产业工程、大型商品粮生产基地、农业技术改造和农业结构调整;农村信用社要深化改革,明晰产权,尽快理顺省联社同县联社、信用社的管理体制,确保基层农信社的独立性,使得农村信用社真正成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市场主体,充分发挥其支农主力军的作用;邮政金融机构要将其吸收的资金全额用在当地经济发展上,通过协议存款、债券交易、小额质押贷款等业务产品创新,直接为“三农”提供资金支持;要放宽准入条件,在有效防范金融风险的前提下,鼓励和支持发展适合农村需求特点的多种所有制金融组织,引导民间金融,培育多种形式的小额信贷组织,为小规模农户和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服务。各类银行机构要结合自身实力和专业特色,合理设置农村网点,逐步扩大“三农”客户的服务覆盖面。

  (二)推动金融资源有效配置。信贷资金投入重点服务于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乡村绿色发展需要、农村精准扶贫需要、城乡融合发展需要和农村文化发展需要。综合运用支农再贷款、再贴现、存款准备金等货币政策工具,支持涉农金融机构加大对农业贷款的信贷投入。人民银行适当下调积极支持涉农贷款金融机构的存款准备金率,给予优惠。银监部门适当提高涉农金融机构农业不良贷款的容忍度。县(市)政府积极创造条件设立涉农信贷风险补偿基金,对“三农贷款”总量和增幅达标的涉农金融机构“三农贷款"中确定损失的部分,给予一定比例的风险补偿。适度降低农业贷款涉及到的抵押物登记、评估等环节的收费标准,减轻农业贷款主体负担。出台激励约束机制,细化涉农金融机构支持农业贷款的贷款额度、比例及增速等要求,并进行奖优罚劣。提供优惠措施,对涉农贷款定价原则上应低于本机构同类同档次贷款利率平均水平,贷款利率不能一浮到顶。探索开发直接融资工具,支持种植大户、家庭农场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支持管理规范、带动力强的农民合作社,培育发展农村合作金融。鼓励民营资本发起设立中小型民营银行和金融租赁公司,直接面向“三农”服务。推进“阳光信贷工程”,实行办贷过程阳光化、透明化、规范化,下放贷款审批权限,简化审批手续,优化办贷流程,提升办贷效率。

  (三)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1.创新信贷产品。拓展建房、教育、嫁娶、医疗保健、商品零售等适销对路的贷款品种,引导农民消费升级。积极探索大额农贷的管理发放办法,加大对特色农业、高效农业、农产品精加工的支持力度。根据小企业和农户融资“规模小、频率高、随意性大、时间紧”的特点,在合理授信的基础上,推出简式快速贷款、自助循环贷款、贸易链融资工具、农村产业集群金融服务方案等新产品。2.创新中间业务。农村金融机构要依托点多、面广、信息灵通的优势,运用企业、农户和县域居民闲散资金,开展风险可控、收益较高、手续便捷的结算、汇兑、金融咨询、信托、租赁、投资理财、信用卡、有价证券的买卖等金融服务,满足农村经济发展对银行业务的多元化需求。加大金融IC卡的推广应用,积极发挥电子支付结算渠道的作用,服务农民网上银行、在线交易、农副产品网上交易等领域,促进农村流通业和农业电子商务的发展。3.培育农产品期货市场。开发农产品期货新品种,为农民量身定做金融产品,完善市场品种结构。试点设立期货投资基金,研究引入期货市场的QFII制度。

  (四)优化农村金融生态环境。1.加强农村信用担保体系建设。完善农村中介服务,建立多种形式的担保体系。鼓励建立民间出资的商业化担保公司和会员出资的会员制担保公司。积极促进财政部门落实预算,安排专项贷款担保基金,尽快在市(地)一级政府成立农村贷款担保机构。推进农村抵押担保制度创新,探索建立便捷的农村土地使用权抵押、农村动产抵押登记制度,扩大农村有效担保物范围。探索发展大型农用生产设备、林权、水域滩涂使用权等抵押贷款,规范发展应收账款、股权、仓单、存单等权利质押贷款。建立企业联保机制,推行小企业联保、生产经营户联保、农户多户联保以及“公司+农户”、“公司+中介组织+农户”、“公司十专业市场十农户”等联保形式,为县域中小企业贷款和农户贷款提供担保。2.积极推进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加强诚信建设,尽快建立农户信用档案和信用数据库。继续开展农村信用工程建设,积极开展信用村、信用农户、信用企业、信用个体户评选,通过实施贷款利率优惠、扩大贷款额度等激励措施,促进农民和中小企业提高信用意识。要加强企业及个人信用行为的规范与约束,建立和完善守信激励机制和失信惩罚机制。严厉打击恶意逃废债务行为,加大对失信行为的惩处,运用法律手段和行政措施对破坏金融生态的行为予以制裁。积极引导广大农民树立诚信意识,创建良好的金融生态环境。3.大力发展农村保险。建立多层次、多渠道、多主体经营的农村保险体系,健全政策性农业保险制度,设立政策性农业保险机构。完善农业保险保费补贴政策和税收减免等措施,加快农业保险产品的推广与普及。建立完善洪水、干旱等面积大、影响大、灾害发生频繁的专项巨灾保险机制和再保险机制,有效增强农业抵御和防范风险的能力。探索建立和创新农村和农业保险产品,开发一些费率比例低、农民又急需的养殖业、种植业、抗灾、农业运输等方面的险种,既可使其成为农业保险新的业务增长点,又可保护农民利益,促进农民增收。

  作者:民生银行哈尔滨分行魏亚飞(采编:朱作杰)

(责任编辑: 齐雪莹